党员服务:0564-8628532 设为首页|收藏本站

电子政务

站内 站外

晓天镇:坚强奶奶的辛酸与无奈

时 间:2017-7-31稿 源:晓天镇

7月25日,接近八点钟的太阳已经开始施展它的威力,在家门口的洗衣池旁,12岁的岳鼎宁对着水龙头又是敲又是打又是晃,研究了半天,但依然出不来一滴水。“傻小子哉,天气太热,井里没水了,呆会我挑水来洗。”刚从菜园里赶回来的汪林英,疼惜地叹了一口气。在晓天镇三元村叶湾村民组,68岁的汪林英与孙儿就这样日复一日地重复着每天如出一辙的生活。象这样,奶孙两个人相依为命的日子已经有整整三年时间了。

这本是一个普通却美满的家庭。汪林英的老伴十多年前离开了人世,老人家便承担了先前本应由丈夫担起的责任和重担。在繁重的农活和琐碎的家务交替交换之间,老人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一一各立门户,且儿孙齐全,平平安安。但自从大儿岳义彬患上心肌瘤之后,阴影便无时无刻不笼罩在每一个日月晨昏。妻子韦宗群性格内向,丈夫生病后,照顾的艰辛、医疗费的负担,让她更是郁郁寡欢,常常魂不守舍。此时的汪林英二话没说,家里家外的活计全部一人担当。水稻、玉米、茶叶等农产品,一样没少种;洗衣、做饭、伺候孙子,每样都做得妥妥贴贴。只希望,儿子在媳妇的照顾下能早日好起来。可老人含菇苦中的美好梦想却在2014年10月份的那一天被打得粉碎。

那天,42岁的岳义彬因心脉瘤癌变,医治无效,在临终前,因长时间面对压力精神恍惚的妻子韦宗群,彻底的崩溃了,哭闹不休。傍晚六点零五分左右,病痛的折磨让岳义彬永远地闭上了眼睛。正当家人陷入悲痛的时候,韦宗群突然拔腿就跑。不管是田坎,还是水沟,逢山过山,逢水过水,疯了一样拼命奔跑,之后终于倒在了家门口的小路上。在送往县医院的途中,韦宗群停止了呼吸。此时,距离丈夫去世不到两个小时。

一天之中,顿失两位亲人,汪林英老泪纵横,左手拽着大孙女,右手抚摸着小孙儿,哭哑了嗓了,哭断了肝肠。

白发人送走了黑发人,汪林英抹一把泪,顽强的挺直了已佝偻的身子。起早歇晚地劳作,老一刻也停不下来,两个孙儿的生活、学习、人情往来等等事无巨细,种庄稼、养鸡鸭、打零工,老人样样都能来一手。而此时,镇村两级、社会各界也给予了这个家庭很多的帮助和关爱。两个孩子分别得到了孤儿补助,申请了低保,列入了在册贫困户,时年16岁的大孙女岳美玲上了六安某所技校,汪林英便独自带着小孙儿就近读书。

三年过去了,岳美玲如今已走上社会。但让老人忧心的是,孙女儿业无所专,居无定所。平常,与奶奶联系很少,回家时,也没有一分钱带回来。今年读五年级的岳鼎宁虽然很少惹是生非,但对学习一点不用心,成绩在班上常常倒数,让老师爱莫能助,让奶奶忧心忡忡。

今年的天气不比以往,高温持续不下,已近古稀之年的汪林英依然没有放下任何一件农活。种了水稻,兴了玉米,起早贪黑地摘茶叶卖卖,菜园里的菜与孙子两个管够之外还能卖几个零花钱。同时还在附近的一家砖厂装沙、搅拌混凝土,只为了满足家庭不可缺少的一笔笔开支。“我们现在住的房子又破又漏,单家独户,路又不方便,看能不能就近找块场地做个移动板房都行。”而对于两个孙儿的未来,汪林英又心疼又无奈,“一个工作没有着落,一个学习不上进,不知道我不能动弹之后,他们怎么办。”言语之间,汪林英泪水婆娑。(丁文新)

大儿的住房前杂草丛生、破旧漏雨,已弃之不用,奶孙俩现住在外出打工的小儿子的旧屋里

 平常,岳鼎宁也会听从奶奶的安排,帮忙摘摘菜园里的蔬菜。

 面对流不出一滴水的龙头,准备洗衣服的岳鼎宁一筹莫展。

   岳鼎宁帮奶奶择菜。

对于孙儿的学习管不了,也管不好,是老人最大的担忧。

这几天温度太高,汪林英在砖厂的活只能干一个上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汪林英是砖厂里年纪最大的一个,厂负责人不放心,可推又推不了。

 

奶孙两个相依相伴。